在餐飲界迅速竄紅,米其林餐廳也愛不釋手的手工陶器


先前曾介紹過手工陶器在餐飲界掀起的風潮,從原先追求的白色器皿,到各式各樣獨一無二的餐具,除了搭配餐點,也呼應餐廳風格。

這次 Tasting Table 來到紐澤西州拜訪在餐飲界快速建立名聲的陶藝家 Jono Pandolfi,看看他如何走上與餐廳合作之路,又有什麼心得。

位於紐約的米其林餐廳 The NoMad 由名廚 Daniel Humm 及餐廳經理人 Will Guidara 共同經營,而這間餐廳正是 Pandolfi 陶器事業開始蒸蒸日上的契機。Humm 及 Guidara 離開餐飲集團 Union Square 創業,在市中心飯店開了酒吧和餐廳,後又接手餐廳 Eleven Madison Park,這段期間 Pandolfi 的工作從沒停下來過。

Pandolfi 開玩笑說:「我們可以把網站關掉、不接電話,休息個半年到一年,然後還是會接到電話詢問要怎麼買到這些盤子。」

雖是開玩笑,言語中仍藏不住對自己與整個團隊的自信與驕傲,當然這也不是隨便說說,掛在工作室的白板能證明這番言論,上頭寫著:紐約餐廳 Fowler and Wells、夏威夷餐廳 Senia、紐約漢堡店 Salvation Burger 和其它十五間合作的知名餐廳。而且自 2012 年接下第一筆 The NoMad 的六千份餐盤訂單,Pandolfi 從只有一個窯爐到擁有一個團隊,齊力製作極簡洗鍊而耐用的陶器。

前年,他們共做了超過三萬件陶器,去年產量也不小。或許隨意走進一間紐約的時髦餐廳,翻開盤子底部就能看到 Pandolfi 印在上頭的名字。

不過這些其實都非過去的他所能想像的。「我以前是個什麼都會一點,但都沒有精通的人。我想要知道如何在工作上成長,卻又不太通曉該怎麼做。」他說。

而且其實剛開始讓他在事業上有所突破的,其實是製作珠寶。後來才和以前樂團的夥伴搭上線,這個人就是 Guidara。碰面時,Pandolfi 原先只想像過去一樣一起聊天跳個舞,不過兩人的對話卻擦出火花,當時 Guidara 在 MoMA(現代藝術博物館)的餐廳 Terrace 5 工作,Pandolfi 便為餐廳做了花瓶。此後的陶器事業也就一步步展開。

「和廚師合作讓我的陶器設計生涯變得比較簡單。」餐盤的最終目的還是盛裝食物,因此 Pandolfi 得講究功能與便利,其它更多的裝飾都沒有必要。

他驕傲地展示曾經合作的廚師,合作過程中創造的美學正是驅策他的原因,讓他遊走在各餐廳間與不同對象合作。雖然在工作室裡因為陶器得一個接一個做,看似步調緩慢,不過其實已有好多合作計畫等著執行,一切都慢不得。

「我們其實就像間餐廳。」Pandolfi 說:「你得吸引新客人,同時也得讓老顧客覺得滿意。」就跟廚師一樣。

資料來源:A Time to Kiln
編譯:Ting Wei
編輯:Cindy Lo
圖:Tasting Table/Jono Pandol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