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文化 Culture & Trends

淺談三位跨時代食物攝影師


在「手機先吃」的時代,人人都能拿起手機拍美食,從各大社群媒體經常能窺見飲食潮流動向發展,而回到前兩個世紀,美食攝影又具有何種時代意義?

SAVEUR 報導,在《Feast for the Eyes: The Story of Food in Photography》(暫譯:給雙眼的饗宴:食物攝影的故事)一書中,作者暨相片策選人 Susan Bright 以歷史角度觀察食物攝影美學的轉變,以及照片中的美食如何影響當時餐桌上流行的料理。在以下的精華書摘中,她介紹三位飲食文化愛好者一定要認識的歷代攝影師。

延伸閱讀:《Feast for the Eyes》食物攝影新書上市

1850 年代:攝影師 Charles Philippe Auguste Carey
十九世紀中期,靜物風格從繪畫延伸到攝影上。佈景中的道具不再那樣充滿象徵性,而是更加強調物件本身。在 Carey 的水鳥靜物照中,就仔細記錄了吊掛水鳥的細節,一旁的鍋子則暗示牠們即將變成盤中佳餚。當時越來越多壯麗的成堆動物出現在繪畫中,除了呈現物件本身的狀態,同時也屬於虛空派作品,用以隱喻死亡、墮落或無常。

以尚未烹調的生食當作靜物主題的潮流中,這張作品屬於特別優雅的範例,這個時期的其他攝影作品往往少了演變自靜物繪畫的那股氣質,甚至給人雜亂而荒謬的印象。Carey 的作品不但展現了那個時期的靜物畫風格,也非常前衛。或許他有意試圖為攝影藝術創造不同的形象,從著重象徵意味的食物靜物畫中進化,但同時卻也保有過去的雅緻美感。

1940 年代:攝影師 Nickolas Muray
身為攝影師,Nickolas Muray 處於第二次世界大戰與美國新政即將結束的時代。在那之前糧食短缺,「美國人永遠為自由而戰」、「日本,下一個就是你」等戰略宣傳遍佈。

匈牙利人 Muray 在逃亡到美國前,是歐洲前衛派社交圈的一份子,期間他培養出獨特的視角,加上在德國出版社工作時學到的技巧,用鏡頭記下美國奢華的生活面貌。

後來 Muray 受 McCall’s 雜誌社¹ 錄取,為居家與烹飪頁面製作全版廣告,他使用現在稱為Technicolor 的三色套版印刷方式,呈現出明亮、新穎且光感十足的畫面,用以展現物產富足,不再遭受飢荒與其他苦難的理想化美國。

他陳設的餐桌華麗而豐富,畫面角落擠滿一杯杯的冰茶,旁邊有鋪滿橘子片和糖漬櫻桃的火腿、麵包籃、鮮花、配菜、沙拉、甜點。這些食物不是拿來吃的,而是用來欣賞與創造綺想的。

¹ McCall’s 是美國女性月刊,二十世紀期間廣受歡迎,銷量曾在 1960 年代達到高峰。

1990 年代:攝影師 Bob Carlos Clarke
在放蕩不羈的浪子文化 (lad culture) 和酷不列顛尼亞 (Cool Britannia) 流行文化盛行的時空背景下,英國名廚 Marco Pierre White 於 1990 年代初期出版了《White Heat》一書,這本既是回憶錄,也是食譜與紀實攝影的作品,出動了以拍攝性感的黑白女郎香車照聞名的攝影師 Bob Carlos Clarke,由他操刀捕捉 White 當時在倫敦餐廳 Harvey’s 工作時,廚房裡陽剛熱血、大吼大叫、有聲有色、享樂主義至上的模樣。

在此之前,高級法國料理給人至高無上、挑惕講究的印象,從來沒有這樣的攝影作品,接著突然廚房裡庸庸碌碌、熱氣蒸騰、充滿男子氣概且精力旺盛的景象就此展露在大眾眼前。如果說烹飪是一種運動,汗水淋漓的 White 就像運動員。這些影像全部採用涵蓋整個頁面,不留邊緣或邊框的全出血 (full bleed) 印刷方式,因此說是烹飪書還更像是雜誌,畫面徹底震撼了早已建立的美麗高級料理攝影方式。現在回頭看,《White Heat》可說是改變人們看待主廚與餐廳的方式,並預測了廚師回憶錄與名廚世代的崛起。


無論美食或攝影,都反射出時代的樣貌。料理的保鮮期消縱即逝,攝影卻留下永恆的紀錄,留下屬於那個年代的印記。

文章來源:
3 FOOD PHOTOGRAPHERS WHO CHANGED HOW WE EAT

編譯:Patricia Ma
編輯:Cindy Lo
圖:Pinterest, NUVO, Marco Pierre White, 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History Photographic History Collection/N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