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觀點 Opinions

《古怪食物》主持人安德魯:改變人生的一張單程機票


「這吃起來有金屬的味道。」在電視節目《古怪食物》中,常看到安德魯席莫 (Andrew Zimmern) 說這句話。從內臟到昆蟲,各式各樣奇怪的食物大概都被他吃過一輪。

雖然品嚐古怪食物這件事不見得讓每個人都心動,不過要成為吃遍各地的主持人還是需要兩把刷子。你或許不知道,安德魯曾有過一段悲慘時期,而若沒有那段經歷,或許也沒有今天的他。

CNN 報導,年少時期的安德魯發現酒精能讓他暫時脫離所有情緒感知,逃避母親在醫院昏迷的事實,因此沉迷於酒精與毒品好一段時間,他說:「這些東西讓你拋開所有的痛苦焦慮,當時我以為毒品和酒精能成為我解決情緒問題的寄託。」在安德魯十年級時就已經成天菸酒毒不離手。

大學畢業後他到紐約高級餐廳工作,此時毒癮找上他。「你開始失去工作。」安德魯說:「沒了住的地方,我當了十一個月的流浪漢。」更慘的是,為了滿足癮頭,他開始偷竊。「我知道我出了問題,做了從沒想過的事。」

手足無措的他看不到未來,於是決定喝酒喝到死,所幸他的朋友及時伸出援手,「如果沒有他們,我早就掛了。」他說。

於是他從朋友手中拿到一張前往明尼蘇達州的單程機票、幾包菸和二十美元。「我的人生已經失去控制,我必須極盡所能挽救。」他到當地的勒戒中心 Hazelden Betty Ford Foundation 接受治療,數週後透過更生安置所 (halfway house) 找到一份在市中心餐廳的洗碗工作。

「有一天某個廚師請病假,我跟主廚提議由我來接替他的炭烤工作,結果大家都笑了。」安德魯說:「最後因為找不到其他人,只好由我上陣。」結果表現出乎意料的好,「老闆跟我說:『你可以跟我解釋為什麼一個洗碗工做的菜會比原來的廚師好吃嗎?』那天我離開更生安置所,成為那間餐廳的合夥人,餐廳也重新雇用廚師,這些人也多是更生人。

在明尼蘇達州待了七年後,他注意到飲食媒體的崛起。他說:「為了進入電視圈,我設下五年計畫。第一步:離開餐廳。第二步:在飲食媒體界工作學習。」於是他到雜誌及電視台工作,而且沒有拿薪水。「我想磨練能力,讓自己變得無可取代,到時候他們就會願意付我薪水了。」他笑說:「我這樣工作了好一段時間。」

同時,安德魯不斷向美食頻道 Food Network 提出節目構想,當然也不斷被拒絕。終於有一天他想到將飲食結合旅遊節目,「你可以從料理看到人類發展的歷史。」他說。於是他的《古怪食物》於 2006 年在旅遊頻道 (Travel Channel) 開播,至今仍持續放送。

明年一月將是他戒毒的第 26 年。「過去我那消極的頑固性格,如今反彈成為努力成功的決心。」除了對事業雄心壯志,他也回饋社會,幫助那些無家可歸、在毒癮中掙扎的人。

「我不是聖人,我也不想成為聖人,但我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幫助別人。」現年 55 歲的他說:「這是我的解藥。如果我不這麼做,我會變回那個自私的自己,失去與親朋好友心靈交流的美好。」

資料來源:A one-way plane ticket saved Andrew Zimmern’s life
編譯:Ting Wei
編輯:Cindy Lo
圖:Eater/Fine Dining Lovers/Johnny Jet/Travel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