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 收購競爭對手 Spacious:將閒置餐廳變成共同工作空間


在寸土寸金的大城市中,放大空間的使用率和利潤率是不少企業的追求,對餐廳來說也不例外。眼看共同工作 (coworking) 越趨普及,不少餐廳也開始開放空間給人們辦公。

今年八月底,共享辦公室巨頭 WeWork 宣佈收購競爭對手 Spacious,一個讓高級餐廳在低峰時段出租辦公空間的平台。Spacious 創辦於 2016 年,主要出租閒置的都市空間,並曾將紐約和舊金山數十間餐廳和商店打造成辦公室,租價為每日 20 美元(約 623 新台幣)或每月129 美元(約 4016 新台幣)。

餐飲業資訊平台 Restaurant Dive 指出,把餐廳用作共享辦公室有不少好處。對工作的人來說,Spacious 比 WeWork 便宜,而且餐廳有固定的營業時間,有助於辦公人士安排下班時間。而對餐廳而言,由於鋪租可能高達營收的 6%-10%,因此必須充分利用空間,在低峰時段出租餐廳正好能帶來一筆新的收入。這樣做還能順帶推廣餐廳,讓更多潛在顧客體驗店內環境。

除了 Spacious 之外,DropDeskFlexdayKettleSpace 等共享辦公室租賃平台也出租餐廳空間,並且獲得了良好成效 。其中,KettleSpace 的創辦者之一 Nick Iovacchini 也擁有一間餐廳,他向餐飲業資訊平台 Upserve 透露,午餐時段一般消費較低,酒水銷量也較少,因此萌生了將餐廳當作辦公室租出去的想法,換種方式創造營收。他還說,出租餐廳甚至比餐飲服務更有賺頭,所收的租金等同純利。另一位餐飲業者也表示,與 Spacious 合作的過程非常簡單。

不過,這樣做也有些弊端。開放餐室給人們辦公,可能會干擾到餐廳不同時段之間的過渡工作,還可能會趕走下午來喝東西的顧客,而這類生意恰好利潤很高。如果顧客下午來吃了閉門羹,看見餐廳變成了辦公空間,也許會感到困惑,並可能不會再回頭光臨。

儘管如此,共同工作模式的熱度並沒有消減的跡象。全球共同工作空間大會 (Global Coworking Unconference Conference, GCUC) 一份調查預測,至 2022 年,全球共同工作空間的用戶數量將會上漲到 510 萬,市場競爭因此也會越趨激烈。WeWork 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它早年曾被估值為 200 億美元(約 6226 億新台幣),當時有人認為這個數目過高。然而,2018 年年底日本軟銀集團 (SoftBank) 的一筆投資將 WeWork 的估價再度推高,達到 450 億美元(約 1.4 兆新台幣)。

在 WeWork 籌備首次公開募股 (IPO) 之際,不少人質疑它的商業模式是否妥當、能否持久。據 CBS News 報導,WeWork 今年上半年虧損超過 13 億美元(約 405 億新台幣),即在每個辦公室用戶身上損失約 5200 美元(約 16 萬新台幣)。WeWork 目前的商業模式為承租辦公樓,然後進行裝修,將一切準備就緒後,再轉租給需要辦公空間的各類企業,這種模式成本頗高。透過收購 Spacious,WeWork 可以使公司的商業模式更加多樣化,有望減輕財務負擔。而 Spacious 有了 WeWork 的資本撐腰,也可以擴大規模,為 WeWork 提供新的收入來源。

對於餐飲業來說,WeWork 這一舉動或許也會帶來深遠的影響,尤其是如果它能仿照之前開拓共同工作市場的速度,同樣迅速地擴大「餐廳變成共享辦公室」這一商業模式。餐飲業者或許也能從中汲取靈感,在外送業務崛起、內用生意蕭條的市場背景下,為餐廳空間找到合適的新用途。

欲了解更多請參閱原文

延伸閱讀:把餐廳當辦公室?善用非營業時段,增加餐廳營收

編譯:Catherine Xin Xin Yu
編輯:Cindy Lo、Naomi Chen
圖:Spa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