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設計展覽:從藝術視角看「糖」的千姿百態


編輯: Tina Wu

一場用「糖」來呈現的藝術展覽,你想過是什麼樣子嗎?

位於鹿特丹 (Rotterdam) 西邊約十五分鐘的車程,有個美麗寧靜的荷蘭小鎮斯希丹 (Schiedam) ,這裡以風車和琴酒的釀造聞名,少不了荷蘭經典的運河風光。

坐落於 Hoogstraat 街道上的斯希丹市立博物館 (Stedelijk Museum Schiedam),建造於十八世紀,當時是一座教堂,爾後才整修為現代和當代¹ 藝術博物館,建築中保有強烈的新古典主義風格。

¹現代藝術 (modern art) 盛行於 19 世紀末期到約 1970 年代。 當代藝術 (contemporary art)則是從 1960 年代後期到 21 世紀的藝術,也有人釋義為這個時代的藝術風格。

▲荷蘭斯希丹市立博物館 Stedelijk Museum Schiedam

2017 年 9 月至 2018 年 2 月,荷蘭藝術家 Marije Vogelzang 邀請二十位世界各國的藝術家、設計師,在斯希丹市立博物館參與這場食物設計展覽—— STICKY BUSINESS: THE TEMPTATION OF SUGAR IN ART (暫譯:黏性商業:藝術中糖的誘惑),顛覆傳統的思考模式,以嶄新樣貌詮釋「糖」的各種姿態。

展覽宣傳影片:

來自澳洲的藝術家 Joseph Marr ,想藉他的藝術品: Vanitas, Leila Lowfire: Brevity and the ephemeral nature of life (暫譯:簡潔與生命的短暫性),傳達「慾望是一個陷阱」 (Desire is a pitfall) 。 Joseph 的創作靈感來自於中世紀刻在墳墓上的骷髏意象,提醒著旁觀的人們生命的短暫,因此他製作了一系列以糖和樹脂為原料的人物雕像,述說糖的閃耀色澤與甜蜜滋味,只會帶來一時的快感,如同「性」 (sexuality) 會帶給人類短暫的滿足一般,藝術家 Joseph 在他的作品中表現出糖與性的黏性關聯,並詮釋他認為的「黏性商業」( Sticky Business)

▲簡潔與生命的短暫 Vanitas, Leila Lowfire: Brevity and the ephemeral nature of life

荷蘭女藝術家 Marije Vogelzang 身為此展覽的策展人,觀展重點當然少不了她的作品:「糖槍」 (Sugar guns) ,她使用異麥芽酮糖 (Isomalt sugar) 及食用色素,製作出一支支色彩繽紛的槍枝造型棒棒糖,用以表示她認為糖對於人的身體會帶來負面的影響。

▲糖槍 Sugar guns

來自英國的女藝術家 Johanna Schmeer 同時也是一位設計師,她以影片展出的方式響應這次的展覽,而內容是她於 2014 年的創作: BIOPLASTIC FANTASTIC – Between products and organisms (暫譯:夢幻的生物塑料——介於產品與生物體之間)

藉由「植物通過光合作用產生糖」的原理, Johanna 所設計出的七套生物裝置 (biological devices) 中的一套,能夠透過人造的光合作用產出糖,以提供人類存活所需的能量。

Bioplastic fantastic 影片:


在人們認為糖是扼殺健康的毒藥時,或許糖卻又在你的童年裡留下許多美好回憶。

甜美與苦澀總是同時存在,如同糖的益處與壞處,在藝術家的世界裡,對於糖的喜好與厭惡沒有對錯之分,當中不可否認的是:「人類與糖共存」。

 

資料來源:
Stedelijk Museum Schiedam
Netherlands Tourism – Schiedam
MVRDV 改造全新荷蘭斯希丹市立博物館 Stedelijk Museum Schiedam
Vanitas, Leila Lowfire: Brevity and the ephemeral nature of life
BIOPLASTIC FANTASTIC – Between products and organisms
編譯:Tina Wu
編輯:Cindy Lo Wanyu WangTing Wei

Dish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