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層塔是禁忌香草?結合食物與情欲的經典:《春膳》


作者伊莎貝‧阿言德 (Isabel Allende) 被譽為「全球最多人閱讀的西班牙語作家」,曾在 2014 年獲得美國總統歐巴馬頒發「總統自由勳章」她承襲拉丁美洲魔幻寫傳統,充滿女性意識的寫作特色,有「穿裙子的馬奎斯」之美名,而春膳這本食膳經典之書,在多國被列為禁書。

《春膳》是兩種欲望:食欲和愛欲。

這本書,我是用做菜與作愛所需的輕鬆心情寫成。

對我而言,歡笑和趣味,就是特效春藥。

──伊莎貝‧阿言德

春膳如何定義?就算它包括所有刺激情欲的物質與活動吧。其中有些有科學根據,但大部分是想像的。數千年來,人類不斷追尋新的刺激,實驗過無數種可能性,催生了色情文學,也帶動與洞穴繪畫同齡的古老色情藝術。從米勒 (Henry Miller) 的《北回歸線》、《南回歸線》,乃至聶魯達 (Pablo Neruda) 無盡的詩的隱喻,偉大的作家總把食物轉換成性愛的靈感。

說到春膳,多數人會想到禁果,禁忌之果可不只是蘋果,在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裡,小仙子用桃子做為春藥,古早時代,春膳是利用月光下頭蓋骨裡發酵過的血液──通常是經血──或其他體液調製,如果用的是絞刑犯的頭蓋骨,效果會更棒。羊的陰戶和牛的乳房都是百發百中的壯陽劑,若干以生猛著稱的動物睪丸,也在多種不同的文化中受到同樣的重視。北非把獅子的睪丸奉為至寶,公認它能賦予精力、勇氣、性能力。希臘人心目中,驢子也具有同等威力,希臘男人不但把驢子的性腺吃下肚,還把它戴在脖子上,做為勇氣的符咒。一本十八世紀的情色食譜中,以鹽水煮睪丸,放涼後剝皮,然後切碎,混合洋蔥、切碎的炸牛肝、培根,以大量迷迭香、丁香、肉桂、鹽、胡椒調味,再拌上用酒調製的濃厚醬汁,用做肉派的內餡,烤半小時。

如果覺得食用性器官令你作嘔,或是覺得暗示意味太過強烈,捨棄這些部位也是可以的,大量運用香料,也能令人神魂顛倒。在現代保存食物的方法發明前,香料比黃金還珍貴,香料不僅用於給食物調味,增添香氣,也用於調製催情藥。別忘了這類配方往往還包括指甲屑、膽汁、牛糞,以及其它需要後天培養才能欣賞的珍饈,但這些魔藥應歸功於配製時加入的香料與香草,若要真能發揮效果,最好是經常食用。

而禁忌的香草究竟有哪些?其實不若人所想像的稀有高貴,古代宗教迷信以及海地的巫毒教中,九層塔與生殖力豐饒和激情有關,算是最平易近人的一種。路易十五的情婦「杜巴里伯爵夫人」的廚子會調配一種蛋黃加薑的飲料,能讓人欲念大熾,無法自制;莎士比亞則說薄荷薰衣草和迷迭香,都對中年男子有刺激作用。中東很多國家利用大茴香子挑逗新婚夫婦的情趣與治療陽痿,小荳蔻是印度教密宗儀式中做女性性器官 (yoni) 的象徵,歐洲人則一直相信葫蘆能重新點燃陷於低潮的激情,讓人做情欲的夢。

除了香料,香氣也是種誘惑。拿破崙的皇后約瑟芬把紫羅蘭香作為秘密武器,深信這種難以捉摸的香氣,具有強大無比的催情效果,紫羅蘭的味道會突如其來襲人感官,濃烈得衝鼻欲嘔,然後一下子又消失得無影無蹤,過一會兒又強度恢復,再度進攻。古希臘妓女在接客前,都用紫羅蘭薰香自己的口腔與性感帶,因為紫羅蘭香與汗水、女性分泌物等自然氣味混合,能減輕老年憂鬱症,且使年輕人亢奮地無法自抑。聖經裡也經常提到香精:「我已用沒藥¹ 、沉香、肉桂燻香我的床榻。來吧,讓我們飽享愛情直到早晨;我們可以彼此親愛歡樂。」

¹ Myrrh,又稱末藥、製沒藥、製末藥,源於古阿拉伯及東非一帶。

說得是如此神奇,可別過度放大效果,植物的催情效果很微妙,就像愛情,它們的作用不浮誇、審慎而緩慢。印度密教經典有一整章描寫不同的香水,用於身體的不同部位,可提升感官,「喚起愛情」。

喚起愛情,也有極致的作法。沃爾姆斯 (Worms) 大主教伯查德 (Burchard) 曾在《教論懺悔》(De Poententia Decretourm) 中談到,有種聳人聽聞的縱欲行為會把罪人直接送下十八層地獄:即女人把活魚塞進自己的私處,把它悶死後,煮熟了給她想要弄到手的男人食用。英國某些農村地區,至今還用一種法術套牢花心的情郎。女人將麵粉、水、豬油揉在一起,在麵糰上灑上自己的口水,然後將它夾在兩腿之間,使它具有自己私處的形狀與氣味,烤熟後送給它想弄到手的那個人食用。在情色廚房裡,麵包是不可或缺的作料──麥子公認有催情效果,也是生殖力的象徵。

柯羅提爾 (Alev Lytle Croutier) 在《後宮:面紗後的世界》(Harem: The World Behind the Veil) 一書中也用了大麥書中寫到,為了餵飽一大群女人、孩子、太監,有二十個廚房和一百五十名廚子,負責調製川流不息的肉類、蔬菜、土耳其咖啡、甜食與花式酥餅,這些都裝在銀質或同質托盤上分送。伊斯蘭教禁止飲用含酒精的飲料,但其他飲料都源源不絕供應:檸檬水、茶加香料的糖水,以及一種大麥做的甜中帶苦的賽浮莎水 (cevosa)。不過在中東,茄子公認是最有效的催情劑──蘇丹天天吃它──甚至今日在土耳其,出色的家庭主婦都還以通曉起碼五十種茄子食譜自豪。

「新鮮而精心烹調的食物,就像體味一樣令人興奮。」

艾克曼 (Diana Ackerman) 在她的絕妙好書《感官之旅》(A Natural of the Senses) 中提到,人類互相嗅嗅聞聞非常重要,所以在世界某些地區,「親吻」一字的意義就等於「嗅聞」。味覺與性愛的關係密切,實非清教徒所樂見。皮膚、身體的皺褶都有濃烈而特殊的氣味。人類的身體,尤其在性興奮階段,會散發出一種海洋的氣息,類似甲殼類和魚類的味道。

凡是為情人烹調的食物,都帶有情欲的色彩,但若兩人一起動手做,並趁著剝洋蔥皮、扯朝鮮薊葉片的良機,淘氣地順勢脫下一兩件衣服,效果會更好。一頓精心策劃晚餐應該漸進地加強,從最弱音的湯開始,經由開胃前菜優美的急速連彈合音,到主菜的華麗演奏臻於高潮,最後以甜點的優美和弦告終。這一程序與有格調的做愛過程可相提並論。但,春膳的最終目的是刺激肉體之愛,如果我們把時間與精力都浪費在準備春膳,恐怕就剩不下什麼來享受它們的效果。

「頂級助淫佳餚」

所有的文化都肯定蛋增進性欲和滋補養生的力量《芬芳花園》一書中提到一個才智出眾的男子,連續玩了六十天愛情遊戲,性飢渴卻絲毫不減,全虧他每天只吃蛋黃與麵包。凱瑟琳大帝是位極端引人注目的君主,她本是日耳曼公主,很年輕就嫁給樣貌醜陋、貪吃懦弱的彼得大公,傳說她在床第間不知厭足,她精力過人,健康良好,她的早餐包括有伏特加的茶和一份魚子醬烘蛋捲。

某些歐洲文化相信,性方面出問題的男人要重振雄風,必須喝很多用大量蛋黃打勻的干邑白蘭地。蛋可用做各式各樣的調情花招:煮熟後可能放在床上滾動;炒蛋可以不用餐具,以手就口餵食;做成檸檬蛋白霜,可以抹在胸前。

列舉眾多催情藥之中,從香草烹飪的貝類、調味香料、乃至鑲花邊的襯衣、玫瑰色的燈光、芬芳的浴鹽,獨獨遺漏了一味最強效的成份:故事。」不論是枕邊的呢喃細語,漫不經心逗弄著,又或是大膽調戲,粗言穢語,色情文學與色情藝術之間的差距,是品味,但或許品味並不影響最終的高潮。

或許,就如書中所言「春膳是連結貪吃和好色的橋梁。我相信在完美的世界裡,任何自然、健康、新鮮、美觀、引人垂涎、誘惑力──也就是,具備所有我們在伴侶身上尋求的條件──的食物,都是春膳。」春膳曾被相信是吃這個補那個,可能是魅惑的香料、草藥,膨大的果實、種子,又或者是以戀為名的短篇小說,但在情人的眼裡,所具誘惑的彼此,都是春膳。

「世間唯一真正萬無一失的春膳只有愛情

 

※ 關於文章內容:以公平與透明為原則,與讀者分享書籍作品。NOM Magazine 謹守編輯道德守則,並未接受任何廠商付費。
書籍資訊:
書名:《春膳》
作者: 伊莎貝.阿言德 (Isabel Allende)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文:Brook Sung
編輯:Cindy LoNaomi Chen、Ting Wei
圖:Brooke Lark/ UnsplashRocknwool/ UnsplashAnnie Spratt/ UnsplashMax Delsid/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