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地球兩端的新年大餐


對於一個曾離鄉背井五年多的人來說,過年默默成了特別的回憶,每一次都特別珍惜。

法國聖誕節和台灣過新年相似地熱鬧,此起彼落的歌聲傳遍大街小巷,這一夜的重頭戲就是家家戶戶餐桌上的「團圓飯」。

地球的另一端

「Vive le vent, vive le vent, Vive le vent d’hiver ! 」(法文版的聖誕歌)

當時的我就像嬰兒似,不太會說也聽不太懂法文。實在很幸運地住到法國傳統的寄宿家庭。法國媽爸一字一句耐心和我溝通,包括餐桌禮儀、不同語言文化差異上的衝突。經過對餐桌上食物的熱情、文化交流的分享,現在的我們就像一家人。因為法國媽媽 Virginie 料理家鄉菜的好手藝,打開了我對食材的好奇和食物融會貫通的重要性。

2011 年 12 月 24 日,在 La Héraudière¹ 和 AUBRUN 全家在聚餐前,虔誠地在教堂做了彌撒爲那夜開啟了序幕。色彩繽紛的裝飾遍佈家中的每個角落,精美的餐桌佈置,開始準備精心的菜單。

¹ 在法國,只要是老房子都會有名字

那一天的大家,樂在其中,享受齊聚一堂下廚的歡樂。

「耶穌誕生的那夜晚,在曠野看守羊群的牧羊人,突然聽見天上傳來了聲音,告訴他們耶穌降生的消息。根據《聖經》記載,耶穌來到人間,天使便透過這些牧羊人把消息傳給世人。」

「À table(上桌了)! 」 Virginie 遠處吶喊著。

豐盛的聖誕晚餐,當然少不了香檳氣泡酒開胃! 四目相交下互相碰杯,歡樂地揭開舌尖上的味蕾。

前菜有新鮮生蠔、缺一不可的自製鵝肝醬,主菜則是漬烤香料鴨胸肉、生菜沙拉、法國起司和象徵豐收的甜點樹幹蛋糕,當中自然少不了葡萄酒在旁增添微醺的必要。

這一夜就像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新鮮又驚喜連連不斷!除了餐桌上的法式佳餚,感受更深的是對家鄉的思念。

Voilà! C’est mon premier Réveillon de Noël (這是我的第一個平安夜)。

♦ 左圖為漬烤香料鴨胸肉,中間是象徵豐收的甜點樹幹蛋糕

地球那屬於我的起點:台灣

靜靜回想起,在台菜餐廳長大的我,年節長輩們總是忙翻天,即便如此對餐桌上道道年菜卻一點都不馬虎!爸媽總是在和我們小聚片刻後,就被埋沒在人山人海的青青餐廳裡工作。阿公阿嬤說:「看著客人們開心的圍爐,就是他們最大的喜悅和感動。」

回憶著,往年廚房忙進忙出的大大小小,掌廚的阿嬤雙手沒閒過一刻,一早就開始和媳婦們準備祭拜祖先的佳餚和滿漢全席的年夜飯,連號稱廚神的爸爸都是阿嬤的水咖(廚助)。

這一天餐桌格外澎湃,烏魚子、炸魚、西魯肉、長年菜、白斬雞、甜粿、發粿等。奇怪的是,縱使有那麼多山珍海味,最愛的還是阿嬤古早味炒米粉、筍絲滷豬腳及阿發師佛跳牆!

為什麼要吃炒米粉?慎終追遠的阿嬤說這道菜是曾祖母最愛吃的!逢年拜節供桌缺一不可!如果沒擺上,筊杯肯定筊沒杯。香菇、五花肉絲、金鉤蝦、蒜白分次爆香炒乾,「嘩!」一聲,醬油淋下去鍋氣、香味瞬間直衝腦門。高麗菜切塊炒軟,之後放入燙過瀝乾的新竹米粉一起翻炒,再來丟入拍過的芹菜、青蒜拌出截然不同層次的風味。精華比例調味料,最後一小匙黑豬油紅蔥酥畫龍點睛是阿嬤的秘密武器!看似簡單卻不簡單的古早味,卻是暗藏玄機!餘韻猶存的好滋味總是讓我意猶未盡地停不下碗筷。

「佛跳牆」,每逢團圓桌上怎麼可以少了這一味呢!第六代福建泉州潯海的爸爸,對佛跳牆別有一番情感:鮑魚、香菇、紅棗、栗子、魚皮、芋頭、排骨酥、干貝、雞腿肉、鳥蛋、豬腳、百靈菇、海參,十三種食材樣樣不能少。他說每一個食材都有它們的口感與鮮味,而這其中的靈魂則是烹調食材那種種不同的「火候」和食材處理的「工法」。爸爸說最難處理的就是「海參」,每次來品質都會不一樣。大海裡,海參像我們一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個性、喜好,有的海參發時需要較多的水份,有的比較硬,每天都要再三檢查,有的四天、有的六天才發好,這一切都只能靠經驗!

「每次做,每次都在認識,每次都有新的靈感。食材是活的在變,食材隨時節轉變,烹調方式就要調整。」爸爸雲淡風輕地說。

廚房就好像是少林寺師父們練武專區,一步一腳印,馬步打穩,靜下心來才能用心感受到食物帶給我們其中的奧妙。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 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這一桌年夜飯的豐盛蘊藏著人生百態,就如同面對人生態度的分寸、火候拿捏。在此也揭開新一年彼此的希望和目標。

不同的國度、不同文化、不同的美味,但卻都有著深厚的情感。咀嚼的不只是佳餚的美味、更是你我之間濃濃人情味。但我想這一天最幸福的滋味莫過於是一家人健健康康的團聚在一起!

今年的除夕夜你準備吃什麼呢?

文/圖:施捷宜
編輯:Cindy Lo、Naomi Chen、Tina Hsi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