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餐」是美好還是苦澀?畫家 Julie Green 用食物探討鐵窗生涯


有沒有想過,你如果蒙冤入獄多年後終於重獲自由,出獄之後會吃些什麼、有何感想?

據飲食媒體《EATER》報導,美國藝術家、俄勒岡州立大學 Oregon State University 美術教授 Julie Green 對此有所回答。她最新的藝術項目「第一餐」,顧名思義,以冤犯除罪釋放後的第一餐飯為題材,從「食物」這個充滿人情味的視角探索美國司法公正、囚犯遭遇等問題。

美國除罪釋放登記機構(National Exoneration Registry)的資料顯示,從 1989 年到現在,全國共有約 2355 名冤犯成功洗刷罪名,平均每人無端遭受了約 8.7 年牢獄之災,最糟糕的甚至被監禁了 45 年之久。

Julie Green 希望今年能畫二十位冤犯出獄後的「第一餐」。為了獲取素材,她通過美國西北大學誤判案例中心(Northwestern University’s Centre on Wrongful Convictions)與一些獲得平反的人取得聯繫。她在問卷中問道:出獄之後去哪裡吃第一頓飯?與誰一起吃?吃了什麼?為什麼選擇這些食物?

系列第一幅畫是 Kristine Bunch 的「第一餐」。1995 年,Kristine Bunch 22 歲,正懷著第二胎。家裏的拖車屋失火之後,她不僅失去了年僅三歲的大兒子,還因為檢察官匿藏辯解證據而被法院誤判縱火、謀殺等罪名,監禁了 16 年之久才終於沉冤得雪。

出獄第一餐,律師帶著 Kristine Bunch 、其母親和現在已經十幾歲的二兒子到印第安納波利斯一家餐館用餐。她選擇了鮮豔的食物,因為「牢裡的一切都那麼無趣」。呈上桌的是色彩繽紛的蔬菜、鷹嘴豆泥和口袋餅。廚師得知她喜歡吃海鮮,還特地準備了扇貝和玉米粥 (scallops with grits)。

「餐館很棒,但那餐飯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彷彿脫離了時間,像一個會被人奪走的美夢。」

Julie Green 說:「構思的時候,我以為這些油畫會描繪一個快樂的時刻、一場慶祝。但事實上,當一個人白白失去了 16 年的歲月,這其中的沉重感遠遠超過獲釋帶來的喜悅。它讓人感到壓抑、充滿希望卻又使人疲憊。」

Kristine Bunch「第一餐」的油畫初稿色彩鮮豔、明亮歡快,但 Julie Green 最近把畫面改成藍白兩色,讓人聯想到「最後的晚餐」系列,指的是她們在「最後的晚餐」作品展中結識對方這一點。

此前, Julie Green 花了將近 20 年時間描畫死囚「最後的晚餐」,臨刑前所吃的食物畫在盤子上,燒製成青花瓷定格永恆。

紐約時報》介紹了部分作品:有人只想要一杯冰水;有人要求讓媽媽來監獄給他做最愛吃的雞肉湯糰;有人一輩子從來沒吃過生日蛋糕,於是獄警除了正式要求的披薩之外還送來了蛋糕;有些人沒有選擇特殊食物,只是草草吃了一頓尋常牢飯或從自動販賣機買來的食物;有些人甚至拒絕作出選擇,因為選擇最後的晚餐就代表接受自己的命運。一名囚犯直到最後一刻還心存希望,希望不會被處以死刑——他的「最後的晚餐」瓷盤上沒有食物,只有文字。

目前 Julie Green 已經製作了 800 個這樣的盤子,並計劃每年再做 50 個,一直做到死刑廢除為止。

Julie Green 接下來會畫 Jason Strong 的「第一餐」(請參看 Julie Green 的 Instagram),他因為一宗未曾犯下的謀殺罪遭受了 15 年的牢獄之災。2015 年除罪釋放後,他與媽媽和律師們在監獄不遠處的一家小餐館吃飯,點了一份培根蘑菇芝士漢堡。等上菜時,他說到自己小時候很愛吃橘子,但在獄中一次都沒吃過。侍應生無意中聽見,於是拿了一顆橘子給他。他三兩下就把漢堡塞下肚,但這顆橘子卻久久無法吃下,把它拿在手中,來回滾動、反覆摩挲,過了整整四十分鐘才終於開始剝橘皮。

「生活中一些瑣碎事物,在獄外時覺得理所當然,一旦被剝奪走你才知道它有多麼珍貴。」

資料來源:
Julie Green
Painting the First Taste of Freedom
Dish by Dish, Art of Last Meals

編譯:Catherine Xin Xin Yu
編輯:Cindy Lo、Naomi Chen、Tina Hsieh
圖:Felicia Phillips、Julie Green and Upfor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