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嚴選王世煌的優格哲學


每個人都說,想要有成功的未來,首先要脫離舒適圈。但真正敢決定離開一個號稱資源無上限的大型食品公司,又需要多少勇氣?從 2010 年就創立無添加優格品牌馬修嚴選的王世煌,笑著擺頭雙手一攤:「我這輩子就只會做優格,是使命也是任務,不然還能做什麼?」

2010 年,因為看不慣許多食品業的潛規則,把優格當作畢生志業的王世煌決定打造馬修嚴選這個全新的品牌。但他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從民國 81 年就進入統一、一路從小螺絲釘做到領導整個優酪乳部門、甚至研發出統一最知名產品 AB 優酪乳的資歷全部歸零。

看似放棄了全世界,這樣的決定讓他的長官與後進傻眼至極,大家議論紛紛,直言他應該是傻了。對王世煌來說,要放下一切真的不容易,但 30 年的食品公司資歷與資源,反倒成為馬修嚴選能成立的最重要原因。

「在前公司的資源與分析能力,讓我確認台灣對於無糖無添加優格的市場競爭力。因為早在十多年前,日本的無糖優格就已經佔有三成的穩定市場,但台灣卻是零。再加上台灣是亞洲國家吃得最不甜的國家,讓我決定創立馬修嚴選。」相較起許多新創公司的創辦人──不太喜歡提起前一份工作的經驗──王世煌倒是百分百樂於分享在統一工作時的一切感受。

從創辦到現在,馬修嚴選走過近九年的時間,從被客人笑稱「怎麼會有人要做這種產品?」到可以在全聯與全家超商等大型通路上架,再加上星巴克也能品嘗到馬修嚴選的產品,19 家店面與年收超過兩億的成長,在別人眼裡是難以形容的大成功,但看在王世煌的眼裡,這樣的成功背後其實有著沒人知道的痛苦與失敗。

細數這些失敗,王世煌承認自己直到經過這些事,才知道自己原來不該這麼做。如果要提人生中最大的挫敗,應該就是 2015 年因為收購梅子過多,再加上設定保存期限方式錯誤,讓食安風暴籠罩著這個為了堅持食安才創立的品牌,也導致自己與團隊的努力曾經在一夜之間化為烏有。

雖然最後因為紮根穩而度過風波,但對於許多現在還仍然面對的困擾,像是自己在人事這部分很心軟,伴隨而來的就是搖擺不定與感情用事。還有生產線上的人事問題,面臨年輕人不願意吃苦居於幕後,許多人建議他尋找外籍勞工,但王世煌依舊堅持要以台灣員工為主。

再來,營運面上的拓展店面,也讓王世煌一邊感到榮耀也體會到同等壓力。2017 年得到心元資本的天使資金¹,再加上全然不干涉的自由態度,王世煌談起這部分,也是稱讚對方對自己的確夠信任,「因為他們連財報都沒看就決定投資。」

¹ 以換取可轉換債券或所有者權益的富裕個人投資者所提供的創業資金

就算資金問題暫時解除,但台南安平店與誠品信義店的展店挫敗,依舊讓王世煌有了全新的體認。即使公司需要回到商業的本質上與其他品牌競爭,但他依舊堅持生活提案的初衷,甚至還在桃園開設了生活提案 2.0 概念店。所謂的生活提案 2.0,除了可以感受到馬修嚴選的全系列產品,還增加綠意盎然的視覺感、搭配現烤烘焙物的嗅覺刺激、產地直送蔬果的觸覺,三種感官搭配而成的全感體驗,也讓生活提案的深度與廣度讓消費者有更多的驚喜。

♦ 馬修台北敦南門市

在產品面上,他持續訪視在地小農,也在不斷的訪談與實際檢驗與製作中建立更多的合作可能性。一方面延伸產品線之外,王世煌希望自己的產品還是必須跟優格相關。無論到馬修嚴選的任何一家店,還是能用實感體驗的方式感受到每一種產品的風味。

對於未來的挑戰,王世煌坦言未來的乳源與供貨量可能會增加,也可能造成市場價格與品質的大型變動。對於馬修嚴選這個品牌,他提出優化的幾個層面,包括自己即使緩個十分鐘也好,就是絕對不在第一時間做出任何決定。而在公司的管理與領導風格上,他也寧可拔擢第一線員工,減低空降主管比例。

回到產品面,王世煌也改變思考方式,從以前要怎麼解釋跟介紹原味優格讓大家買單,現在則是用更細膩的方式,搭配自家的輕加工果醬與食材,讓大家能更容易親近原味優格。

「我不會強迫你買,而是讓你試吃,搭配標準又專業的五星級儀式,讓大家真的能感受到馬修嚴選的產品,才是我最重要的生活提案。」話才說剛說完,客人又進來了,王世煌轉了身又是熱情滿滿的迎向前。難怪私底下員工都說,王世煌真的是最不像老闆的老闆,因為他愛的是優格,而不是老闆的位置。

採訪/文/圖:Rudy Wu
編輯:Cindy Lo、Naomi Chen、Tina Hsi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