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奶市場新軍崛起:豌豆奶


近年來在歐美國家,因為乳糖不耐症、純素、環境友善等不同原因,越來越多人改以植物奶代替牛奶;根據市調公司尼爾森調查,到去年六月為止,全美國植物奶整體銷售量上升 9%,而同期牛奶卻下降了 6%。

為了搶得市場先機,食品業者不斷推陳出新,除了豆漿、杏仁奶 (almond milk)、燕麥奶、腰果奶、核桃奶、椰奶,近年來更出現亞麻仁奶、大麻籽奶 (hemp milk)、豌豆奶等新商品。

其中,由矽谷食品新創公司 Ripple Foods 所研發的豌豆奶,2016 年一推出便受到廣大媒體報導,並陸續獲得谷歌 Google、投資銀行高盛集團 Goldman Sachs 砸錢投資,頗值得關注。

所謂豌豆奶,原料並不是常見於冷凍蔬菜裡的青綠色豌豆,而是將去了皮的乾燥黃豌豆 (split yellow pea) 製成蛋白粉,再加上水、油等調製而成。

不過,黃豌豆分離蛋白粉 (pea protein isolate) 在市面上其實相當常見,Ripple 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其創辦人 Adam Lowry​​ 及博士 Neil Renninger¹ 開發了一種全新技術,能夠剔除黃豌豆的雜質。「一般來說,黃豌豆分離蛋白粉大約含有 80-85% 蛋白質,剩下的則是油脂、碳水化合物等等,而豌豆特有的味道和顏色就存在這些物質中,所以我們基本上就是要把它們去除掉。」Neil 告訴《Food Navigator USA》。如此一來只留下中性無味的蛋白質,未來也可以加入各種食物與飲料中。Ripple 將此萃取物取名為 Ripptein,並已成功申請專利。

¹ Neil 曾協助開發抗瘧疾化合物,如今每年製成超過 1 億支藥劑。Adam 是知名天然清潔用品品牌 Method 的創辦人。

有了 Ripptein 在手,Ripple 號稱其調配出來的植物奶蛋白質含量多達 8 公克²,與 2% 乳脂肪的牛奶不相上下,更是杏仁奶的 8 倍之多。不光如此,Ripple 純素奶與牛奶相比,不但多出 50% 鈣質及 6 倍飽和脂肪,更少了 20% 卡路里。

² 本文營養成分含量來自 Ripple 官方資料,皆以每份 8 盎司計算(約等於 230 毫升)。

富含營養價值之外,隨著歐美國家食物過敏人口持續攀升,Ripple 豌豆奶不含乳糖、堅果、麩質、大豆的特性,也有可能吸引更多不同需求的消費者。

另外,在環境保護層面,Ripple 不但大膽聲稱:「飲用 Ripple 可以幫助你輕鬆減碳。」更公開挑戰競爭對手,表示豌豆奶不像杏仁奶,不論是栽種或製造都需要耗費大量水資源,整體耗水量整整少了 83%;也不像畜養乳牛,會排放大量溫室氣體。「黃豌豆生長於雨水豐沛的地區,所以只需要少許灌溉,甚至不用灌溉。」

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脫穎而出,Ripple 顯然十分懂得突顯豌豆奶的各層面優勢。儘管如此,仍有人提出質疑。《衛報》報導,Ripple 並未特別強調其黃豌豆進口自幾千英哩以外的法國。「我對這類永續說詞抱持的疑問是,廠商並沒有賦予消費者知的權利,反之可以說是剝奪了這份權利。」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專攻食物里程的教授 David A Cleveland 說。「廠商說的話往往只是片面之詞,比如『我們的產品含有八公克蛋白質』,但其實豆漿的蛋白質含量也差不多。這是廣告話術,不是透明的資訊。」雖然 Ripple 已表示正在尋找國內貨源。

然而,即使 Cleveland 對 Ripple 的宣傳用語頗有微詞,但他也說到,就算杏仁、豌豆、大麻籽、黃豆等植物奶對環境造成的影響不一,植物奶無論如何都比鮮乳對地球更加友善。

而從 Ripple 獲得大量投資的事實來看,跨國運輸的問題並沒有影響到投資人的信心。Ripple 於 2016 年獲得 Google 與其他矽谷創投公司共 4,400 萬美元,去年初又再度拿到高盛集團 Goldman Sachs 的 6,500 萬美元,累計至今獲取的總投資金額已達 1.1 億美元。而看好豌豆奶前景,金寶湯公司 (Campbell) 旗下品牌 Bolthouse Farms 也跟進推出類似商品。

經過不同層面的分析之後,回歸根本來看,Ripple 豌豆奶的味道究竟如何?《GQ》實測後寫到:「原味的喝起來比含有 2% 乳脂的牛奶更濃郁,令人聯想到奶精。」《Spoon University》的看法略有不同:「無糖的那款很像杏仁奶,但更濃郁,不過至少味道不像豌豆。質地很滑順,不像之前喝過有些牛奶替代品會粉粉的。但餘味有點奇妙,而且有些微酸味。」至於消費者最關心的售價則是 940 毫升 5.99 美元,約比豆奶貴了 1 美元,也比牛奶貴了 30%。


綜觀植物奶市場,根據市場研究公司英敏特 Mintel 資料顯示,如今在美國,杏仁奶仍以 64% 市佔率穩居寶座,其次是佔有率 13% 的豆奶及 12% 的椰奶。然而,尼爾森市調發現,燕麥奶作為後起之秀,截至去年八月為止,年度營業額成長 50% 之多,遠遠超過植物奶整體市場的 9% 以及杏仁奶的 11%。

當杏仁奶費水、豆奶存有基因改造疑慮的問題一一浮現,燕麥奶隨之嶄露頭角,然而不可忽視的是,燕麥奶以風味獲得廣大消費者甚至是咖啡師的青睞,也是令其叫好又叫座的主因之一。因此或可推論,不論產品再健康、再友善環境,味道與價格仍是影響多數消費者的首要因素。

「雖然燕麥奶是近期真正崛起的植物奶之一,但其他像是豌豆奶、夏威夷豆奶、榛果奶和亞麻仁奶的成長速度也非常快。」致力推廣純素飲食的美國非營利組織 Good Food Institute 的資深行銷經理 Caroline Bushnell 告訴《Financial Times》。雖然燕麥奶仍屬當紅新星,不過餐飲外送平台 Uber Eats 發佈的 2019 年餐飲趨勢預測中,豌豆奶也名列其中;再加上 Ripple 屢屢獲得知名企業大筆投資,以及市場上出現競爭商品的情況來看,豌豆奶的確頗具潛力。然而豌豆奶究竟會不會成為下一波熱門商品,還得看消費者買不買單。

資料來源:
“Pea Milk” Is A Thing Now. Would You Drink It?
US retail sales of plant-based milk up 9%, plant-based meat up 24% YoY
Game-changing plant-based ‘milk’ Ripple to roll out at Whole Foods, Target stores nationwide
Drink pea milk and save the world: but what if the peas are shipped from France?
Is Pea Milk a Healthy Drink or Just a Hell No?
What Is Pea Milk? How It’s Made and What it Tastes Like
Oat milk sales surge as more consumers go dairy-free

編譯:Patricia Ma
編輯:Cindy Lo、Naomi Chen
圖:Max Pix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