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Food News

智利的漁業檢查官,他不吃養殖鮭魚,為什麼呢?


日本的超市裡,有很多智利產的鮭魚對吧!我尚住在日本的時候,智利產的鮭魚正開始起步,而如今聽說已佔滿陳架。但其實,智利當地的人並不吃這些鮭魚。我的一個海洋生物學者友人,他以漁業檢查官的身份任職於智利政府。他也不吃養殖的鮭魚,為什麼呢?因為他知道鮭魚是怎麼被養殖的現實狀況。

智利在幾年前,曾經因為魚瘟病毒蔓延,鮭魚幾近全滅,因而禁養二年鮭魚。在那之後,智利政府設置了新的監視機關,監視著養殖場的水質。我朋友的工作並非直接做水質檢查,而是第三者,進行監視水質、檢查團隊的工作。這是為了防止鮭魚養殖場與團隊科學家們,有違法收賄的情形。目前為止,超過水質污染安全基準的案件仍多,鮭魚養殖場的關閉與否,需仰賴機關監督。鮭魚養殖場對海洋造成污染的理由,則分析歸納出以下幾點。

Chile-Red-Tide-2.adapt.1190.1

第一、鮭魚的飼料
鮭魚的飼料,是其他魚類製成粉後,壓成固形飼料(鮭魚要增肥 1kg 需要 4kg 的魚。一般市場上的鮭魚學是 4.5kg 至 5kg 之間,因此需要 18~20kg 的魚)。有良心的公司乖乖地遵守上述方法,花上一些成本。但那些有販賣冷凍雞肉、牛肉、鮭魚等食材的公司,會把雞肉加工包裝後的殘骸,做成鮭魚的飼料。鮭魚加工包裝後的殘骸,再給牛做飼料。牛加工包裝後的殘骸,則給雞做飼料。

鮭魚當然是在魚籠裡養殖的,因此投給的飼料殘渣,與鮭魚的糞便,全部都會流入海洋之中。於是造成了海洋的「富營養化」,這是赤潮的成因。

今年在聖嬰現象的影響下,海水溫度上昇,紫外線變強,夏季拉長,智利的海岸爆發赤潮,於是鮭魚大量的死亡。當然不只是鮭魚,其他魚類的殘骸也同樣大量地被打上岸。貝類、海鳥、鯨魚等等的殘骸,鮭魚暴斃的總數量高達二千五百萬尾,你能想像這是多少的量嗎?

3500

暴斃的鮭魚 7 成(約 1750 萬尾)被丟棄於奇洛埃島沿岸 130 里的海洋,那裡有許多鮭魚養殖場。根據英國衛報指出,去年十二月底大量死亡的二千七百萬尾鮭魚,製成五千萬磅(約二萬五千噸)的粉末給健康的鮭魚做飼料!

第二、殺死寄生蟲的殺蟲劑
鮭魚本來是挪威、阿拉斯加、日本北海道的魚,原本並不長在智利。據曾在 JICA 工作的人所說,1970 年代智利取得了鮭魚的養殖技術,但在智利養殖的鮭魚,對智利海洋的寄生蟲並沒有抗體,於是養殖場為了殺死寄生蟲,而使用殺蟲劑。流向海洋後,這些寄生蟲與蝦蟹同屬甲殼類,因此同樣殺死了蝦蟹。順帶一提,在挪威、阿拉斯加沒有這種寄生蟲,所以他們並沒有使用這種殺蟲劑的必要。

第三、抗生素
為了要使免疫力低的智利鮭健康地成長到出貨的規格,抗生素是必要的。友人說:「智利鮭是泡在藥裡的」。想當然爾,抗生素也一樣會流入海洋。2015 年,智利養殖場使用的抗生素總量,與 2013 年相比增加了 25%,根據 2014 年的資料,挪威生產的鮭魚一年有 130 萬噸,其使用的抗生素量約在 972 公斤!與其相比,智利一年生產 89 萬 5000 噸,抗生素總量竟然是 56 萬 3200 公斤!

鮭魚養殖場的週邊海洋被污染後,愈來愈補不到魚貝類的事,以前就時有所聞。鮭魚的養殖,一般都是外資大企業所獨占,一直以來,以補漁為業的當地漁夫們,不論漁獲量與收入,都大大減少,他們只能去養殖場與加工廠工作,維持生計。像今年這樣大規模的赤潮,使鮭魚大量死亡,養殖場、加工廠也都得關門,他們又失去了工作。實際上,人只要吃了一點含有毒素的海產品,都有可能會導致食物中毒。潛水採集魚貝販賣是奇洛埃島的收入來源,赤潮污染了魚貝類,人們無法採食、賣錢。實際上,在鮭魚大量暴斃的奇洛埃島,許多人丟了工作與食物,甚至失去了海洋,所以島民團結一致鎖港抗議。智利政府以一家族為單位補助一萬五千元,當然這絕對是遠遠不足。

在此分享國家地理雜誌所報導的新聞「智利發生有史以來最大的有毒赤潮、跟魚類的養殖有關嗎?」這裡的養殖指的就是智利鮭。

Chile-Red-Tide-1.adapt.1190.1

第四、養殖密度
鮭魚的養殖籠,長寬高是 30 公尺,其中容納了五萬尾的鮭魚。健康的養殖場中,長到成魚約是一年半的時間,大概會有一萬尾因各種理由死亡,剩下的四萬尾,就在擁擠的狀態成長。魚籠十個連成一組,而一個養殖場約有 20 組,在一個養殖場,鮭魚的總數是 90 萬至 120 萬尾。在如此狹小的空間,密集養殖百萬尾的鮭魚,一但感染魚瘟病毒,只需三日養殖場就全滅。順帶一提,在挪威的標準,同樣大小的籠中,最多只會養到二萬尾,而養殖場有許多挪威資的公司,明明知道在挪威的限界是二萬尾,在智利卻養了五萬尾在籠中,詢問他們,得到的回答是「在智利,這數量合法。」。在如此密集的環境,鮭魚無法動彈,當然也容易氧氣不足。

水質檢查的基準之一,就是海洋的氧氣濃度。海洋的健度情形,就是依據氧氣濃度來判斷,如果氧氣不足,養殖場就必需關閉。「但是,為何水質檢查的科學家們,卻無法阻止這次鮭魚的大量死亡?」我們詢問。「在赤潮的檢測其中,雖然包含有毒浮游生物這一項,但是,今年有毒浮游生物卻是在安全範圍內,誰也沒有察覺有異!而且殺死鮭魚的,是沒有在檢查項目內的浮游生物,是今年因異常氣象而大量產生的。這些浮游生物,有像鎖一樣的特性,讓鮭魚的鰓無法張開,造成窒息死亡。」「赤潮是在海水溫度,與海水中營養物的濃度影響下發生,而鮭魚的養殖場因為海水被污染,因此特別容易產生赤潮」聽完這些,友人決定再也不吃養殖的鮭魚。

img_0_m (1)

與智利政府漁業檢查官訪談的數日後,智利最受尊敬的環境運動家 Peter Hartman 寄信給我們:「我從日本人朋友那兒聽說,智利產的鮭魚,在日本被當作天然鮭販賣,這是真的嗎?」「我們居住在艾森省,這裏的養殖鮭魚全都是銷往日本。智利根本沒有天然鮭魚出口,全是養殖的,不是很安全,能否代為向日本人轉達呢?」

就是這樣,智利根本沒有出口天然鮭魚,在超市看到的智利天然鮭,百分之百都是養殖的。

在智利,野生的鮭魚,主要棲息在湖、川之中,而且在法律上釣到必需要放生,個人食用的話,30 公分以上的魚,一人限定三尾,當然絕對是不能有交易。事實上去年才有人在臉書上販賣野生鮭魚被逮捕。也有那種從養殖場逃出成為野生貨,有時在鮮魚店會看到,但是那完全不是可以出口的量,只會在當地交易。

我們作為消費者應該要知道產品是怎麼來、怎麼生產,這是相當重要的事情。投與鮭魚的抗生素、養殖場的殺蟲劑、即便是少量,也都會進入我們的身體。養殖過程是否安全?對當地人的生活是否有幫助?有沒有永續經營的方式?會不會破壞生態環境?當然,要買要吃智利鮭魚是消費者的自由,但是,了解真相可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翻譯原文:日本のスーパーで売られているチリ産の鮭を地元の人が食べない理由

o-SEABIRD-570img_2_m

翻譯:
圖:Anova Culinary/huffingtonpost.jp/nationalgeographic/theguardian/earthwal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