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精釀,享受啤酒相伴的當下


「如果這個人不知道這款酒是什麼味道,我最喜歡看他喝下去的第一個表情;喜歡、討厭或意外,完全看得出來。」 掌門精釀啤酒的創辦人之一 Rex,道出他面對消費者時的觀察。而宜蘭吉姆老爹精釀啤酒廠的創辦者之一 Jim 在訪談中笑說:「遇到比較年長的消費者問精釀是什麼,我會說:『就比較貴!』一旦讓他們有比較深的印象,就有機會再逐步去解釋。」此次兩位和 NOM Magazine 一起分享推廣的經驗。目前消費者喜歡什麼樣的精釀啤酒?對 Rex 和 Jim 來說,精釀啤酒又是什麼?

在掌門這些年,Rex 認為消費者隨著時間改變,從對精釀認知較為侷限,變得有更廣、更深的接受度。「對部分不是那麼常見的啤酒風格,像是我們釀的帶著威士忌泥煤味的酒,消費者也有興趣嘗試。而且,只要第一杯結束後客人不覺得有壓力或受酒精感影響,通常會覺得不錯;繼續喝,就會慢慢入坑。」

台灣、香港尖沙咀以及中國蘇州、深圳皆有分店的掌門,發現各地區有不同的飲用習慣和口味的差別,光是台北幾間店就不一樣。例如部分社區型的酒吧,以附近住戶為主要客源。回客率高、氣氛溫馨,以交流情誼為主。成立較久的永康店則常有熟客來訪,甚至有自釀的顧客帶作品來跟其他客人分享。「這些高階精釀玩家也會進一步詢問麥芽種類、糖化溫度、啤酒花源頭等細節。」而往南台灣走,顧客對高苦度接受度降低。蜂蜜類、花香型以及微酸甜的水果啤酒則較受歡迎。

位於香港尖沙咀的掌門發現自身優勢,在於當地發達的酒吧文化,以及香港本地人對台灣文化的濃厚興趣。台灣的精釀啤酒和台式滷味、鹽酥雞的組合,有著絕對吸引力。「至於口味,他們不會喝到太重,可以接受微苦、有酒花香氣的酒;對黑啤酒就沒那麼喜歡。」Rex 補充。

除了地域上的不同,不同年齡層對啤酒的概念也有差異。酒廠在宜蘭員山鄉的吉姆老爹因地域緣故,行經訪客大多是即將到花東旅遊的遊客,以家庭、或經濟狀況較佳的退休長輩為主。「這些人其實不是普遍和精釀啤酒連結在一起的客群。有時候來酒廠的長輩看一下酒單說:『喔你這個啊,很好!』但不太能馬上清楚他們要表達的是什麼。」不過,擔任過商品介紹員的 Jim 面對消費者的經驗豐富,自然主動出擊,長期下來便找到有效的溝通方式,建立信任;客人還專程再訪酒廠喝啤酒。「我覺得這才是推廣的意義。為什麼要一直接觸到同樣的人,覺得其他人不懂?」

不過,如果從精釀源頭反思,台灣既沒有釀酒的基本原料,也沒有啤酒文化,那為什麼要有精釀啤酒?Rex 和 Jim 異口同聲地著重在精釀的價值:風格、原創,多樣性。釀酒過程需要繁複的精算、執行和測試,但釀酒師的品味和想法,賦予飲品的特色和個性,才是核心價值、藝術所在。

「所以我常覺得與其稱作精釀啤酒,不如說是工藝啤酒,因為它是靈魂包覆著工業。」Jim 如此說。Rex 則重視精釀啤酒的原創與多元性。「釀酒會因為人、風土條件、環境和設備而有所差異,成品會反映出個人想法和原創性。當一個品牌提供的原創和多元性被認同,就會找到追隨者和認同者。」

另外,對 Jim 來說精釀是一種生活方式。所以他認為吉姆老爹最重要的不是啤酒的口味,而是整體氛圍的呈現——這也是他在酒廠力圖做到的事。「有客人說他就是喜歡來吉姆老爹喝酒,喝一喝,不由自主就坐了一個下午。雖說顧客是為了好喝啤酒而來,但也有很多人來酒廠是享受旅行帶來的放鬆、休息。」

如同 Rex 在訪談中提及,「如果酒單上二十幾種酒都沒有喝到你喜歡的,那我就真的投降。」眾多品項的精釀啤酒酒單,不在意圖使人迷失在其中,而是為了讓你找到符合味蕾的那一支。但最重要的或許不是用力品嚐味道,而是享受以啤酒相佐的那個下午。Cheers!

NOM Magazine 關心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禁止酒駕。

延伸閱讀:
啤兒革命:革除對精釀啤酒的陌生感受
「用好玩的方式喝酒,不是很好嗎?」歡迎進入精釀啤酒的世界

採訪/文:Ann Yeh
編輯:Cindy LoWanyu Wang
圖:Alexandre Dulaunoy (CC BY-SA 2.0)、Seniju (CC BY 2.0)、Twenty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