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Industry 飲食產業

將舊的記憶,變成新的習慣|啤酒頭創辦人之一葉奕辰的啤酒談


從自釀出發,啤酒頭創辦人之一葉奕辰年僅 27 歲,也同時也是啤酒釀製酵母公司葉氏酵母的創辦人,時常到日本、新加坡等地擔任啤酒賽事的評審。當釀酒變成事業,早已不是把酒釀好就沒事了,從品牌建立到與消費者的互動,葉奕辰和我們分享,這一路走來的想法和觀察。

Q:奕辰從大學時開始自己在家釀酒。你認為釀酒對你來說是什麼?自釀者有增加嗎?

其實我覺得釀酒就和做滷味、煮泡麵一樣,你可以加任何自己想加的原料、調整濃度,我覺得釀酒是很自由的、更大的世界。一開始大家會問,這會不會被罰啊,但現在慢慢知道釀了不會怎樣。釀酒對自釀者來說是酷的、好玩的,這種成就感也讓自釀者不斷增加。

Q:像我第一次喝啤酒頭的茶啤酒時,覺得我腦袋沒有把它歸類為啤酒。你們的作品,消費者接受度如何?又,啤酒頭對消費者的觀察?

我們給得有點太多了,想馬上讓台灣人知道和一般商業啤酒的差異,所以我們把風味、原料放大,可以說是放大版的啤酒,老實說消費者反應也蠻兩極。

我覺得台灣人味覺很好,就是不敢講或不敢想,對部分人來說精釀啤酒是外來的東西,會有距離。所以我們常用茶啤酒來和大家聊聊。茶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元素,會有信心,產生更多溝通介紹的機會。

例如就可以藉此說明,為什麼啤酒可以帶有明顯茶味?大多數會以為是下很多香精或茶葉,其實不全然是這樣,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在於啤酒類型。比如說蘇格蘭愛爾啤酒¹,原本就有金萱茶的香氣,或是立冬的比利時雙倍啤酒²,則是鐵觀音茶的味道。藉由味覺比較,可以讓大家知道啤酒也可以有很多不一樣的類型和風味,我們也是按照這樣的邏輯去釀酒的。

類推到其他我們有冬瓜茶、梅酒味道的啤酒,都容易喚起消費者舊的記憶,變成新的習慣。這對我來說是很迷人的事情。

註 1:蘇格蘭愛爾啤酒,通常帶有麥香、太妃糖或焦糖的香氣,苦度低。
註 2:比利時雙倍啤酒,顏色呈現深琥珀色、濃郁麥芽和焦糖香氣,伴隨香料和果乾味道。

Q:因為現在精釀啤酒不到 1% 的市佔率,以樂觀的角度來說是有很多空間可以發揮。你認為,精釀啤酒未來的可能性?

通常說到啤酒,大家可能直接聯想到海產快炒、解渴、比賽用的飲品。我認為這個現象有點像台灣之前的咖啡文化,咖啡大多只是提神或一種飲料。以前很少人會花錢去喝一杯咖啡,更不用說所謂單品的概念,但現在都變成更普及的習慣了。

我覺得精釀啤酒有可能有類似走向,而且啤酒有一個比咖啡更優勢的地方,就是一餐可以喝五杯,所以我認為這是可能改變的契機,從人們的生活型態開始。但主要還是在喝酒心態,現在還是許多人覺得,會喝酒是不好的。

Q:剛提到很多都是和消費者的溝通,帶點教育的味道。但教育也需要一點時間,才能讓大家逐漸認識和習慣精釀啤酒。你覺得,在這段時間還可以做什麼?

我認為第一個,品牌要讓自己先活著,而不是想太大、超出負荷的理想,但因為市場還那麼小,沒辦法在一個發芽中的產業伐木。穩穩地走,然後大家盡量投入教育。

除此之外,其實精釀啤酒最讓人難以變成習慣的就是價格。現在台灣普遍一瓶精釀啤酒價格都在一百元以上,我認為降到和其他成熟市場差不多的 2 美金(約新台幣 65 元)價格,喝精釀才有可能會變成一個習慣。價格永遠都會影響習慣的。

當天採訪奕辰,是在恆春 3000 啤酒博物館中,他將啤酒頭的系列作品春分中所用的酒梅發送給恆春 3000 的釀酒師陳微熱。而在這之前,他已經載著吸飽酒液的梅子走環半島,到訪多間 gelato 名店,這些店將用這些酒梅變出新口味的冰品。這又是一個舊習慣變成新習慣嗎?在葉奕辰口中的精釀啤酒未來,這樣的合作只會越來越多吧,而我們當然樂見。

 

NOM Magazine 關心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禁止酒駕。

參考資料:《自釀啤酒完全指南》,宋培弘
採訪/文:Ann Yeh
編輯:Cindy Lo、Naomi Chen
圖:啤酒頭 Taiwan Head Brewers Brewing Company、NOM 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