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MeToo 運動襲擊美國餐飲業後


由美國好萊塢引爆的 #MeToo 自我揭露運動,如火如荼地在全球各地展開,許多名人紛紛勇敢陳述自己遭性侵、性騷的經驗,此運動也延燒成全球的反性/別暴力運動。自從 #MeToo 運動開始以來,無數的商業領袖——從媒體、科技到金融,已於性騷擾指控中引咎辭職,職場文化議題至此開始被深入探討。事實上,根據「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 的數據,性騷擾在餐飲業比其他行業都更常見,業界多達 90% 的女性和 70% 的男性曾舉報過各種形式的性騷擾案件。

近期有不少備受矚目的案例支持這個統計數據。例如麥當勞在過去五年中,持續進行一系列的性騷擾訴訟,其中包括由美國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 (U.S.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 對該公司提起的性騷擾指控。在去年九月,美國數千名的麥當勞員工為了抗議公司的騷擾文化而辭職;以及鬆餅連鎖店 IHOP 的兩家加盟店被要求支付近百萬美元的和解金,以解決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 (EEOC) 所提起的系列性騷擾訴訟。

流動的酒精及深夜、高工時的工作型態使餐廳成為性騷擾的溫床。雖說性騷擾之於餐飲業一直以來都非常普遍,不過直到 #MeToo 運動興起後,才終於將這陳年陋習揭露於鎂光燈下,迫使餐飲業必須加速改善其職場文化。在此運動中,被指控多起性侵案的義大利裔美籍名廚 Mario Batali,是第一位因性醜聞而放棄旗下所有餐廳的經營者。雖然後續由於訴訟時效及缺乏足夠證據的緣故,紐約市警察局已於去年夏天結束對 Mario Batali 相關案件的調查。

♦ 義大利裔美籍名廚 Mario Batali

在 #MeToo 運動燃起之前,部分餐飲品牌就已致力於改善職場騷擾問題多年,例如美國連鎖速食店 Mooyah Burgers、Fries & Shakes 便要求每位員工簽署性騷擾相關政策的契約,以及像 Yum Brands 這樣的大型餐飲企業也制定了適用於各種騷擾類型的行為準則。雖然即使施行這些措施也並不意味性騷擾問題不存在或易於解決,但總是值得嘉許。

「我看到越來越多的餐廳有意願實施性騷擾防治培訓,並著手制定相關的政策及防範措施」,Restaurant HR Group 及 CarrieLuxem.com 的老闆 Carrie Luxem 如此說道。「#MeToo 運動釀起的眾多指控,為世界各地的餐飲業者敲了警鐘。」在執行層面上,Carrie Luxem 認為最大的難度是性騷擾經常隱藏於諷刺或玩笑的幌子下,而這也進一步解釋了為什麼反性騷擾培訓如此重要。

Carrie Luxem 建議餐飲業者施行以下五項措施來防治職場騷擾:

1. 為員工提供年度性騷擾防治培訓課程。

2. 擬定反騷擾契約,並要求員工簽署。

3. 透過張貼海報於休息室、於常態會議時宣導等方式定期提醒。

4. 管理階層以身作則。

5. 對每一起騷擾案件做後續追蹤。

除了人力資源培訓外,該運動還連帶影響了餐飲企業對於法律的制定及修正。 根據芝加哥 Quarles&Brady 法律事務所的合夥人 Gary Clark 的說法,在過去,餐飲業者傾向於認定所收到的投訴「沒有事實根據」,但現在,部分企業已經意識到調查人員必須更認真、確實地執行他們的調查義務,以做出可信度判定。如今餐飲業者比起以往更加重視他們的調查責任。

位於紐約的法律事務所 Epstein Becker Green,其合夥人之一 Carly Baratt 表示目前業者已認知到性騷擾的嚴重性,並且更加積極主動地試圖建立反性騷擾的工作場所。「大眾對於 #MeToo 的關注,促使各州政府重視相關法律的制定——規範餐飲業者必須對其員工強制進行培訓以遏止性騷擾。」例如華盛頓特區於去年 10 月通過了一項法案,要求餐廳經營者必須提供反性騷擾培訓,如果持續往這個方向努力,未來也許有機會看到餐飲業的新樣貌。

全美餐飲業協會 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 (NRA) 的總裁兼執行長 Dawn Sweeney 表示,「我們這行,就如同眾多行業一樣,正面臨著『職場性騷擾』議題,因此我們展開反性騷擾培訓,幫助員工瞭解如何預防及應對職場騷擾行為。我們認為即便騷擾犯是客戶、同事,抑或上司,都是無法容忍的。無論是臨時工或正職都應當受到同等的尊重。」

然而,鑑於餐飲業的性質,這些政策在執行層面上相當具有挑戰性。例如企業或經銷商是否願意為這種培訓付費?以及實務上如何建立培訓系統?Carly Baratt 同意培訓對於餐廳來說可能時間及財務的成本高昂的說法,尤其是對於小型餐廳而言,但他也認為餐廳必須考量到若不提供培訓所必需承擔的法律風險。培訓不僅可以預防訴訟,而且可以在訴訟產生時,作為餐廳已實施預防配套措施的免責證明或辯護理由。如果業者「合理謹慎地預防和糾正」任何騷擾行為,便可以避免涉及工作環境惡劣的承擔責任。培訓是商業經營的必要成本,畢竟每家公司都有責任確保其員工是在安全的環境中工作。美國新澤西州 (New Jersey) 和伊利諾伊州 (Illinois) 已著手制定新法,未來將對未實施性騷擾防治培訓的餐廳進行巨額罰款,餐飲業者切莫因小失大了。

回到亞洲,雖然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零星的性侵指控出現,但為何始終無法形成像 #MeToo 同等規模的運動呢?也許我們需要的是跨行業的社會團結,這樣才能鼓勵更多人發聲,促使大眾正視此議題。

資料來源:
Restaurants after #MeToo: How this ‘wake-up call’ is impacting harassment training
Mario Batali Exits His Restaurants

編譯:孔祥瑄
編輯:Cindy Lo、Naomi Chen、Tina Hsieh
圖:Mihai Surdu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