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觀點 Opinions

《雜食者的兩難》作者麥可波倫:我不是明星


《雜食者的兩難》 2006 年出版至今,作者麥可波倫 (Michael Pollan) 被視為飲食運動的推手,他自己是怎麼看這如從天降的名氣呢?這些年來,他提出了六十幾條守則,他自己每條都遵守嗎?

%e9%9b%9c%e9%a3%9f%e8%80%85%e7%9a%84%e5%85%a9%e9%9b%a3

Food52 與麥可波倫 20 分鐘的對談中,針對飲食革命的未來走向進行討論,更談到波倫成為倡議者之前,與食物之間的關係。以下節選自專訪中麥可波倫精彩的自述與回答。


麥可波倫:我沒有把自己當做飲食界的明星,每天我起床、開始寫作總是覺得像從零開始一樣。自從 Netflix 系列節目播出後,開始有人在街上認出我、來跟我攀談,真的讓令我驚訝。我很感謝這系列節目能觸及更廣大的群眾、帶給他們啟發,這也是我當初做這系列節目的初衷。

Cooked%e7%b5%84-1-netflix

▲麥可波倫因 Netflix 節目獲得更大知名度。

有個能散播訊息的平台真的很棒,但更重要的是過去十年內食物領域有許多重大改變。我並不認為這種轉變是我個人的成就,我只是眾多提倡改變的記者、倡議者中的一個,我們扭轉了消費者的態度,也稍稍影響了決策者的想法。

麥可波倫:在寫《雜食者的兩難》之前,我其實是個沒什麼意識的消費者。我兒子當時小,我們很喜歡麥當勞,也會去吃麥當勞。那時我和食物之間的關係很單純:我不但愛吃,還吃過量。但當我知道得越多,原本那種飲食方式慢慢就不再吸引我了。我並不是某天下定了決心,不再去麥當勞、不再吃加工食品的,其實當你看多了以後,自然就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我曾經站在肥料滿到腳踝的飼養場裡、目睹動物被監禁在糟糕的環境、看過雞隻在工廠動線上如何被宰殺,這些影像總是在我吃飯的時候浮現,也就變得令人不大舒服。我改變了我吃肉的種類和分量,一周只吃個幾次,而且肉品一定要來自我認識、信任的農場。

我的飲食大致以蔬食為主,我會檢查產品標示、關注食物的來源,在家下廚的次數變多了,外食的機會變少了,我很享受這樣的轉變。

michael-pollan

Q:你訂了很多條飲食守則,自己日常生活中真的完全參照這些準則過日子嗎?

A:我有一條守則「寧可花多一點錢、吃少一點」,但是我也很節儉,我會為了一塊雞肉或是桃子的價格跟人爭論,最近在農夫市集上買了每磅 $5.5 美金的桃子,換算下來一顆就要美金三塊錢,我因此抱怨了一番,還得要我老婆提醒我這就是「花多吃少」的原則,不要一直碎念!

這樣其實就算是有點破戒了,因為我並沒有心甘情願地遵守規則,但我盡可能記得要做到。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當我吃下那一磅要價 $5.5 美金的桃子,我必須承認我的確很享受這價格不菲的體驗。我們總會覺得食物都該是便宜的,但這樣的想法其實並不正確。

3054219-poster-p-1-how-michael-pollan-gets-us-to-actually-listen-to-him-when-he-talks-to-us-about-healthy-eatin

Q:你覺得飲食革命運動中,有多少是同溫層效應?有時候我總覺得是同一群人在跟同一群觀眾宣導有機牛肉的重要性。

A:這在全球暖化、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live Matters) 等議題的運動組織也有類似現象,其實任何運動都會這樣。所以說,總是會出現這些同溫層、舒適圈,一群人為了其他人毫不在意的事情奮力賣命,也嘗試將更多的人帶入這個圈子裡、拓展圈子的勢力範圍。當然我的確也會感到疲乏,也很願意跟人討論食物之外的話題,其實我已經著手其他主題的寫作了,因為目前對飲食這個主題並沒有什麼嶄新的想法或資訊想要傳達給大眾。

你知道,早在我成為飲食運動倡議者、飲食作家之前,我本身是一位記者。我喜歡學習新事物,現在對於食物、尤其是國際方面的資訊我已經很熟悉了,但我很渴望更深入了解其他領域。

Q:你鼓勵人們以寫作、當廚師以外的方式為飲食革命效力,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

A:社會大眾現在很關心這個議題,可以這麼看吧,我們有大家的關注,就該要好好運用受關注的力量。另一方面,有些人(大學生)問我,該如何將飲食改革運動再往前推進?我會鼓勵大家在寫作、當廚師這兩塊領域之外找答案。我們已經有很多廚師了,現在需要的是在政治上更精明的夥伴。

最近,我在哈佛法學院一堂食物法規課程上演講,在場學生也許未來就會是撰寫我們農業法案的人,跟他們談話讓我對未來感到樂觀。在這個議題上,有很多條路可以走,每條路都有它獨特的可能。

michaelpollan1_780

Q:你認為永續飲食未來將會普及,為什麼呢?

A:永續飲食的普及是因為我們走投無路必須這麼做,而不是出自我們的選擇。目前現有的系統無法永續經營,這不是出於對這個體制的厭惡、覺得食物不好吃或口感不佳,我們談論的是基本架構上的問題,而這最終會導致系統的崩解。究竟什麼時候會崩解我不曉得,但如果人們吃肉的速度不改變,其他國家也變得像美國人一樣愛吃肉的話,全球降溫這目標絕對是遙遙無期。所以無庸置疑的是,我們想繼續存活在地球上,飲食系統就必須改變。

除了人們的良知、企業高層主管的決策之外,也有許多不同力量推動著這項轉變。因為土壤、氣候、人類健康出了問題,越來越多公司會朝永續發展的目標邁進就拿現代病之一第二型糖尿病為例,明明是可以幾乎完全靠後天控制預防的疾病,人們無意識無覺知的後果導致醫藥費用高昂到可能導致醫病系統瀕臨破產,美國政府和保險業者也因此對大眾飲食健康更加關注,此類現象都有助我們推向永續發展一途。我相信那一天會來的,至於能不能完全做到位很難說,也許未來還是會看到速食、垃圾食物,但是會是以更友善環境的方式出現。永續飲食要做到人人都負擔得起並不容易,但我相信這一切正在發生!

文章來源:Does Michael Pollan Always Follow His Own Food Rules?

編譯:Jean Kuo
編輯:Cindy Lo
圖:Self/fastcocreate/vancouverlandscapecollective/chuchumingming/rodalesorganiclife/sfchronicle/berkeleyside